资金短缺已成为COP26谈判痛点

  由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近日发布的《2021年适应差距报告:风暴前夕》(以下简称《报告》)表明,尽管适应气候变化的政策规划正在增加,但是资金和行动仍然滞后。   什么是“适应差距”?简而言之,就是在应对气候变化的问题上,不同国家适应气候变化存在的资金、政策、能力等各方面的差距。由于各国国情、体制、财力等方面不同,为应对气候变化进行的投资规模、政策制定等方面也存在差距。   这种差距,无疑对全球共同应对气候变化影响巨大。   发展中国家债务问题凸显   据路透社报道,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发展中国家的债务公平问题凸显。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适应成本可能会上升到每年数千亿美元,但是对贫穷国家的气候融资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根据《报告》显示,如果按照目前《巴黎协定》各缔约国当前的承诺推算,截至本世纪末,全球气温很可能至少上升2.7摄氏度。即使全球兑现了《巴黎协定》的理想目标,成功将全球升温限制在2摄氏度以内,许多气候风险仍不可避免。   显然,强有力的气候变化减缓措施是降低气候影响且节省长期成本的最佳方式,然而,提高气候适应能力,特别是在融资和实施方面制定更雄心勃勃的目标,将有效防止现有差距进一步扩大。   英国气候变化委员会执行主任克里斯·斯塔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从历史上来看,很多发达国家的活动是气候变化的主要原因,但气候变化的影响却大多集中在发展中国家。因此,发达国家应该在这一议题上承担更多责任。   最不发达国家集团主席索南彭表示,COP26上取得的进展令人失望,在某种程度上甚至“令人害怕”,呼吁为遭受气候变化损害的国家提供额外的资金。CARE气候顾问诺德博在COP26上呼吁发达国家在气候适应融资方面提供明确路径。   《报告》主编、UNEP高级研究员纽费尔德表示,不断增加的债务对低收入国家来说“尤其沉重”,敦促发达经济体提供更实质性的债务减免。   研究发现,22个世界最贫穷的国家将需要大约2120亿美元来实施适应气候变化的举措。   适应差距与气候变化带来的损失呈正相关   《报告》从适应成本、新冠肺炎疫情适应机会、已取得的进展等方面,对当前适应差距进行阐述,并建议各国建立“综合风险管理方法”和灵活的灾害融资框架。   2019年,发展中国家获得的用于规划和实施气候变化减缓和适应的气候资金为796亿美元。到2030年前,发展中国家的适应成本极有可能达到每年1400亿美元-3000亿美元这一预期区间的上限估值,2050年前则达到每年2800亿美元-5000亿美元的上限估值。总体而言,预计发展中国家的适应成本是当前公共气候适应资金流的5倍-10倍,而且差距仍在扩大。   UNEP执行主任英格安德森表示:“并不是说我们可以通过适应来摆脱气候变化,但如果不能在适应气候变化方面进行投资,其影响将非常严重,而富裕国家中最贫穷的人和世界上最贫穷的人将付出最大的代价,他们也最容易受到这些影响。”   可以说,适应差距越大,气候变化带来的危害程度也就越大。   “极端天气事件已经造成了损失,因此,各国政府应该把适应气候变化视为一个紧迫的问题。即便现在停止排放,气候变化所带来的影响仍将持续几十年。”英格安德森说,“我们需要在资金和执行方面逐步增强雄心,通过直接投资、私营部门参与方式增加公共适应资金,优先采取能够带来经济增长和气候韧性的措施,并防止现有差距扩大,以显著减少气候变化带来的损害,大幅提高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