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迹多年的珍稀鱼群重现江湖

丁伯乐摄   漫步在冬日的浙江省金华兰溪市兰江边上,放眼望去,只见一片天蓝水清。在岸边的小渔船上,新捕的大鱼在红色的鱼盆里活蹦乱跳。   几十年来,兰江水像坐过山车一样:从清莹秀澈、鱼翔浅底到水质浑浊、死鱼成群,再到如今的水产丰饶,绝迹二三十年的珍稀鱼群“重现江湖”,几经改变。兰江的“新生”是兰溪治水取得实效的缩影,也折射着当地发展理念的转变。   清污除垢水清清,兰江“脸色”变好看   “以前我们口渴了,手捧兰江水就可以直接喝。”在兰江上从事渔政工作30年之久的兰溪渔政站原站长梅新贵告诉记者。他从小在兰江边长大,清澈的江水承载着他对童年与青少年时光的美好回忆。提起兰江“生病”的那些年,梅新贵至今仍感心痛。   1989年,他从部队转业到水利局,开始了渔政生涯。那时,兰江流域还分布着大面积的原生态滩涂和砂石滩,江水清澈见底。兰溪人深深眷恋着这条母亲河。   在梅新贵的记忆里,兰江水质的明显变化发生在2000年前后。“兰江上有几十艘采砂设备船,数百艘运砂船在江上装砂卸砂,两岸码头机声隆隆,昼夜不停。多数采砂和制砂场规模较小,缺乏污水处理设备,常常将污水直排入江。当时从工厂排污口流出的水很多都是奶白色的。”梅新贵说,采砂和制砂产业的兴起让兰江水逐渐变了颜色、有了味道。   为改变这种局面,兰溪市有关部门重拳出击,对污染企业查处了一家又一家。但真正的转机出现在2013年前后,兰溪市开启“五水共治”。2014年3月,兰溪市成立“五水共治”办,专门处理治水事务。   几年下来,兰溪市不断削减传统重污染企业,对留下的企业进行减污增效整治,同时引进开展工业废物处置的新业态,使企业产生的一些废弃物经过无害化处理变成资源。   随着污染防治工作的不断推进,兰江的“脸色”一天比一天好看。2013年到2019年,兰溪市连续7年在浙江省跨行政区域河流交接断面水质考核中被评定为“优秀”。   蹲守、蓄力、等待出击……执法人员夜查非法捕鱼   除了岸上污染源较多,多年来兰江流域还有另一个“污点”——非法捕鱼泛滥。   对一些非法捕鱼者来说,比起撒网捕鱼等传统的捕鱼方式,炸鱼、毒鱼、电鱼“来钱更快”,只要扔下炸药或者开动一次电捕器,上百斤鱼就会浮上水面。因此时常有人铤而走险以牟取利益。   由于非法捕鱼者大都在夜间出动,梅新贵和渔政站的其他工作人员也成了夜行的“猫”,常常隐蔽在江边树下草丛处,蹲守、蓄力、屏息等待“老鼠”出现。   由于夜里在江上开船视野受限,难以及时发现非法捕鱼者的行踪,渔政站的工作人员通常会兵分两路,一路在江边蹲守、观察情况,另一路开着小快艇,在江里等待来自岸上的指示。   去年10月8日,渔政站接到群众举报,有人常在兰溪市与建德市交界处电鱼。梅新贵先后巡查了3次,都没有抓到捕捞者,便决定“守株待兔”。从晚上9点钟开始,梅新贵一行人便隐蔽在江边树下,伺机而动。   ”当时,夜已深,江上一片寂静,一点点声响也会被放大,快艇在水里也不敢开马达,只能变成‘慢艇’,把声音压到最小。我们就这样一直守到夜里12点左右。那一次,查出违法捕捞的100多斤鱼。”他对那时的情景还记忆犹新。   令人欣慰的是,随着治水的深入和执法力度不断加大,老百姓的生态环境意识逐渐加强。这样的事情渐渐成了偶发事件。   梅新贵说,现在越来越多的群众参与举报非法捕鱼行为。在群众的监督下,非法捕鱼已经越来越难以得逞。   水清江美鱼草肥,螃蟹卖出好价钱   近些年,兰溪市渔民在兰江捕鱼时,陆续发现一些在兰江绝迹20多年的珍稀鱼类。梅新贵时不时被请到现场进行鉴定。   “上世纪80年代,兰江里曾经发现过娃娃鱼,之后很多年没有出现过。”梅新贵说,娃娃鱼一般栖息于山区溪流中,对水质要求很高,被称为生态环境的“晴雨表”。2018年,重现兰江的一条娃娃鱼让当地很多关注水生态的人士感到欣喜。虽然不能确认这条鱼是野生还是人为养殖放生的,但娃娃鱼在兰江得以生存足以证明兰江水质得到改善。   水质改善后的这些年,兰溪市常会组织一些向兰江增殖放流水生生物的活动。2019年,为了促进兰江水生生物资源修复和水域生态环境改善,兰溪市投入182万元,采购了大量的黄尾密鲴、鲢、鳙、中华绒螯蟹等,共8个品种,增殖放流到兰江中。如今,放流的3800多万尾水生生物正在兰江生存繁衍。   梅新贵笑言,兰溪本地人从前“住在江边没鱼吃”,是因为水质污染;现在“住在江边没蟹吃”,则是因为兰江水好,蟹很受欢迎,当地人不舍得吃,留着拿到市场上,可以卖个好价钱。

" "